杂食动物🐾

RETURN ☼

※纯属虚构,勿上升蒸煮

※OOC属于我,甜属于他俩。

上篇

   也许明天醒来,他就消失了,爱过他的人,再也找不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一《小时代》


王嘉尔是段宜恩在游乐园草丛发现的。


段宜恩一直记得那时候王嘉尔的模样,头发乱糟糟的,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。虽然眼睛里有着藏不住的惊恐,但表情却是倔强无比。


像什么呢?


像一只不向命运屈服的独角兽。即使受伤了,也不允许脆弱被别人发现。


王嘉尔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被段宜恩带回家的,也许是段宜恩向他伸出的手,温柔的让他眷恋,也许是段宜恩的笑容,温暖到足以融化他心头的雪。


当他战战兢兢的躲在段宜恩进去的房间门外偷听时,男孩子沉沉的说话声一点一点的传入耳朵,谈话的内容他并不懂,但是有一点他知道。


以后的生活或许不用再躲躲藏藏了。


“你叫什么名字啊。”段宜恩打量着眼前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王嘉尔,突然发现这个小不点长得挺好看的。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,黑漆漆的眼珠子则是害羞地躲在睫毛下面,身上烫金色的制服更衬着皮肤更加白皙,煞是好看。


“王.....王嘉尔。”刚说完,王嘉尔就落入了一个暖烘烘的怀抱,因为没有做好迎接段宜恩的准备,他的双手还不知所措地悬在半空中。


“以后,你就是我的了。”


“你的? ”


“嗯,我会保护你不被欺负的。”段宜恩的话让王嘉尔的脑袋又开始晕乎乎的,不过听起来,挺不错的?? 


“妈妈说过,自己的东西就要写上自己的名字,不然会弄丢的。你把手臂伸出来,”段宜恩像是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一样,拉着王嘉尔的手,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圆珠笔,郑重地在光洁的手臂皮肤上,写下一个“恩”字。


有点歪,但是,不影响效果。


自那之后,王嘉尔就过上了梦一样的生活,在他以前流浪的时候,这些可是想都不敢想的。他很知足,有的吃有的穿有得玩,还有段宜恩。


无论是端午,中秋,还是新年,他再也不是一个人过了,因为他有段宜恩,他就像个魔法师一样,是他一切快乐的源泉。


不过,那些讨厌的声音总是无时不刻的缠绕着王嘉尔。


“谁不知道段宜恩爸爸很宠他,现在居然答应他收留一
个野孩子。”


“鬼知道。好了好了,惹了那个人段宜恩可饶不了我们。”


“谁怕他啊。”


    ..........


王嘉尔赶到另一栋教学楼,去找段宜恩的时候,那些不合时宜的声音又冒了出来,刺的他心里有点疼。


“闭嘴。”段宜恩终于收拾好书包,快出教室门时,转过头来瞪了那几个人一眼,才过来揽他的小孩。


“嘉嘉,不要听他们胡说。”段宜恩不用想也知道,他的小孩又伤心了。 比起看王嘉尔疼却装作没事的样子,他更希望他生气了就发脾气,难过了就哭出来。


“我没有生气。但是段宜恩,他们说的也是事实啊。”王嘉尔瘪了瘪嘴,下意识地去摸胸口那条项链。


“我们嘉嘉是迷路的小孩,才不是他们说的野孩子。你要相信总有一天,会找到你的爸爸妈妈的。不过在那一天到来之前,你可以先依赖我。”段宜恩摸了摸王嘉尔的小脑袋,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休息。


“恩。”


而这段单纯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呢? 段宜恩也不知道,也许很早以前,他对他的感情就不仅仅是兄弟两个字可以诠释的了。


喜欢见他笑,嘴角上扬,不自觉地露出可爱的弧度;喜
欢听他说话,即使有点像聒噪的小麻雀,但是从不缺乏趣味;喜欢看他看着自己,眼睛被自己满满地占据,容不下任何人。


因为他,坏脾气都没地方滋长,只能放纵笑容在脸上常驻。


.......


春季流感的时候,一向以身强力壮著称的段宜恩却也没抗住,病倒了,而平时小病不断的王嘉尔,这次却逃过一劫。


“我不想吃药,能不能不吃啊?好苦。”即使都是十几岁的人了,段宜恩依旧像个小孩子一样,一到喝药就耍赖皮,妄想萌混过关。


那么萌混过关有用吗?


嗯,当然了,对王嘉尔是有用的.....不过这个药,还是得喝,只是喂药的人脸会红彤彤罢了。


“嘉嘉,我想吃糖。”


“不可以在喝药的时候吃糖,这样会没有效果的。”王嘉尔好不容易把胶囊,药片都分好了给人吃,段宜恩又开始提出一些奇葩的要求。


“不能吃糖啊,那.....”段宜恩的眼珠子转了转,似乎有什么更好的主意,他捉住王嘉尔另一只闲下来的手,亲了一口手背,然后心满意足地把那些花花绿绿的药片全吞了。


然后成功地将王嘉尔的脸红再上一个层次。


.........



“嘉嘉,我们偷偷溜出去吧。”转眼间又到了段宜恩17岁的生日宴会,但是他从来就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跟那些上流名门打交道,端着酒杯,戴着面具,装作很感兴趣聊天内容一样应和。


抱歉,段宜恩做不到。所有的人都头破血流地想挤进这个世界,但是他却觉得厌恶。


“去哪里呀宜恩? 可是今天你才是生日宴会的主角,要是我们偷偷出去被段叔叔发现了,他会生气的....”王嘉尔刚放下手中的芝士蛋糕,话还没说完,就被段宜恩不由分说地拽走了。


“爸爸要是真的为我好,就不会办这个我一点都不喜欢的宴会。”等到他们躲开保安,跑到外面终于停下的时候,才发现不知不觉又来到了游乐园。


“叔叔肯定是想让你多多结交一点朋友,毕竟公司是由你继承的嘛。不过我确实也不喜欢这种宴会,感觉很拘束。”其实能跟段宜恩两个人单独出来过生日,王嘉尔还是很高兴的。毕竟长大后,他好像很忙,能这么一起出来玩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。


“我们去坐摩天轮吧。”王嘉尔看着不远处在夜色里忽明忽暗的摩天轮,还有些许烟花在空中绽放。而烟火和交织在一起的灯光随着高度,折射出美丽的色彩,让人移不开眼。


“行,走吧。”段宜恩虽然觉得坐摩天轮有点幼稚,但是谁让王嘉尔喜欢呢,在成年之前自己也当一回小孩子吧。他笑着搂过王嘉尔的肩膀,朝那个方向走去。


“段宜恩,听说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会分手欸。”其实刚才段宜恩就在奇怪,王嘉尔怎么会想来坐摩天轮呢?? 因为据他了解,王嘉尔是有一点恐高的,上次坐海盗船就被吓得不轻,刚才答应的过快以致于都忘记思考了。


不过听到这句话,段宜恩再迟钝的大脑也想到为什么了。看到他无处安放的手,和他不敢直视的眼睛,那呼之欲出的答案,会不会是段宜恩所期待的?


“我觉得我好像灰姑娘啊,感觉过了12点之后就要又回去被后母虐待了。”王嘉尔的脸红彤彤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灯光照射的效果,看起来就像是一颗鲜艳欲滴的苹果。他不自然地看向窗外越升越高的风景,然后手下意识地拽住窗口。


“嘉嘉。”摩天轮好像要升到最高点了,段宜恩突然觉得,有什么事情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说出口了。


“恩?”


“你的听说,还有下半段。如果那对恋人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点时接吻,那么他们就会永远在一起。”


王嘉尔看着段宜恩越来越靠近的脸,那一双眼睛深邃的让人沉沦,他闭上了眼睛。有一片羽毛,轻拂他的嘴唇,带着灼人的温度,将他的心脏点燃。


不知道是窗外齐齐绽放的烟花声,还是他的心跳声,震耳欲聋。


“嘉嘉,我喜欢你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。”段宜恩抱着怀里还有点颤抖的王嘉尔,回答他的是无声的安静,还有被打湿的肩头。


段宜恩,我能做的就是陪在你身边而已。至于喜欢这件事,对不起,我现在还没有资格去说这三个字,可以先不回答你吗?


.........


“段总,在游乐园找到了少爷和他的小跟班,照片已经发给您了。”


“嘀。”鼠标点开文件的那一瞬间,段总的眉头就皱的紧紧的,青筋也冒了出来。


这是第几次了呢? 


从上次撞见宜恩在嘉嘉病房里守夜,趁他睡着了亲他额头时,段总就隐隐感觉事情开始往他控制不了的方向发展了。


当初收留王嘉尔,纯属也是一个意外。带着自己的心软和宜恩的哀求,就这么把人留下了。调查清楚后,他也确实是因为孤儿院倒闭,而过上了流浪的生活,没有任何的隐瞒。


但是,作为一位父亲,他更希望的是宜恩走一条平凡的路。


而让一切都回归原点的那件事,发生在看似平淡无奇却波涛汹涌的那天。


“嘉嘉呢?”段宜恩上完最后一堂化学课之后,欢快地跑出教室,却没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在门口等他。


不是说今天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吗? 奇怪,怎么没在这里等我。段宜恩一边嘀咕一边往王嘉尔的班级跑去。但是等到他到了的时候,教室里的人都快走光了,问了别人却说王嘉尔早就走了。


怎么会呢? 嘉嘉从来不是这种不打一声招呼就走的人,段宜恩越想越不对劲。


“嘀。”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下。


“王嘉尔在我们手中,段大少爷要是想救人,就一个人来这个地点,千万别报警,否则我们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。”


“该死的。”段宜恩骂了一句脏话,看着手机里的地址心里就发慌,一刻也等不了就跑了出去。

他不能让嘉嘉有事。


等打车到了那个废弃的仓库,他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进去的门。打开门一看,嘉嘉已经被放倒在地上,手用绳子给捆了起来。


“嘉嘉??!!”段宜恩正要过去解开的绳子,只见王嘉尔对着他不住地摇头,嘴被东西塞住还是用力地发出呜咽的声音。


“砰!”一根木棍用力地打向段宜恩的后脑勺,钝痛感瞬间贯穿了整个脑袋,随即就是一片无尽的黑暗涌了上来。


“段总裁,做人不能心气太傲,仗着自己有股东的支持
就什么都不放在眼里!收到我给你的视频了吗?我告诉你不识抬举就是这个下场!! 别想着报警,这里随时有可能撕票!”


再睁开眼时,段宜恩听到周围嘈杂的人声,只感觉感觉脑袋一阵眩晕,他甩了甩头,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。后背靠着的人一直在努力地挪动,似乎想要把手上的绳子给磨开。


“你看好俩小子,这个必须看住了!我先去外面看看”这个绑匪的脸,段宜恩总觉得是在哪来见过。


好像是爸爸有一次在跟人谈生意,房间里突然发生很激烈的争吵声,他好奇地撇了一眼里面,坐在爸爸对面的人当中,就有他。


难道是生意上的冲突??


段宜恩趁着绑匪不注意,右手摸到了左手的戒指,打开了旁边的暗扣,小小的戒指翻折之后竟然成了一块短短的钝物。这个戒指是爸爸给的,说是拿来防身,果然今天就派上了用场。


所幸绳子没有很粗,他三两下划开绳子,随即用手解开王嘉尔的绳子,为了不被其他绑匪发现,他们的手还是背对靠着。段宜恩观察了一下这个地方,总共有三个出口,就左边的出口只有一个人把守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力再借机逃跑。


“外面好像有几辆车正向这里包围,警方来了吗?”一名绑匪A急急忙忙地跑进来说着,看着段宜恩他们的绑匪B瞬间就不淡定了,脸上出现了慌张的神情。


这个警当然是段宜恩在路上报的,他可不相信绑匪不会撕票,这个时间点来的,是他们没错了。


“老大呢?”


“在跟那个段总裁在前方谈判,我们要不要过去跟他说一下。”


“赶紧的,我们仨在这里守着。”


段宜恩眼看着绑匪A就要去报信,仓库里只剩下BCD三个绑匪,而左边的出口已经没人在那里了,估计是跟着一起过去谈判了。


他盯着旁边的一排木棍和一摞摞的面粉袋有了想法,用胳膊肘碰了碰王嘉尔,示意他往这边看。王嘉尔点了点头,他们的脚掌悄悄地一齐接触地面。


“走!”


说时迟那时快,段宜恩飞起一脚就把木棍给踢翻,砸向那几个绑匪,而王嘉尔用刚才段宜恩给的钝器划破面粉袋,把一袋已经散落的面粉向他们扔去,瞬间一个仓库都是咳嗽声和面粉味。


“他们居然敢跑,快点抓咳咳.....”


“我眼睛看不太见咳咳...”


快点,快点,再快一点!段宜恩此时只有这么一个念头,这些小玩意只能糊弄他们一时,给他们争取逃跑时间而已,一旦绑匪们出来,他们俩的下场一定是撕票。


“段宜恩段宜恩,我刚才跑的时候不小心踩到石头,脚给扭到了,跑不动了.... ”王嘉尔突然停了下来,脸上难掩痛苦的神情,看样子脚上扭伤的挺严重的,不一会儿已经变了一个颜色。


“你上来,我背你!”段宜恩见状立马蹲了下来要背王嘉尔,可是王嘉尔毕竟是男生,如果他负重跑的话,速度会更慢,也许两个人都会跑不远而被绑匪抓回去。


“刚才他们不是说你爸爸就在不远处吗?你先过去找他,他们的目的是你,不会把我怎么样的,我找个地方藏起来,等你来找我!!”王嘉尔的眼眶红红的,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一直推着段宜恩走。段宜恩没有办法,现在的当务之急确实是先去找他们才是保证两个人能活下来的办法。


“那你怎么办?要是你被发现了呢?我还是背你吧”


“段宜恩!!再不走他们就要追上来了!”看见如此坚决的王嘉尔,段宜恩也只能妥协,把他安顿在一个草丛之后,再不舍也只回头看了一眼就往前方跑去了。


“那俩小子呢?我靠,人呢?该死的,哎,他好像在前面!!”似乎是已经追上来的绑匪的声音,王嘉尔此时只能祈祷段宜恩跑的快点,再快点。


可还没等他等来段宜恩,前方就响起了一声巨响,似乎是撞击声,还伴随着尖锐的刹车声。


听到这个声音,王嘉尔突然心里发慌,顾不得会被发现的危险跑出了草丛。


“头,这是那小子快点抓住他!!”


他不顾一起地往前面跑,往前面发生事故的地方跑,眼泪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流。


他看到了什么?? 


他的段宜恩此时身上都是血,倒在了车子前面。


“段宜恩!”王嘉尔听不到车上的人慌张跑下来说的话,他只看到段宜恩他受伤了。


今天本来他们放学了要一起去甜品店吃他最爱吃的,芝士蛋糕。


他穿的还是他最喜欢的那件浅蓝色的毛衣。


可是现在都脏了,被鲜红的血染成可怕的颜色。


他用尽了全身力气过去抱住他,可是他却不说话。


不是最喜欢拥抱了吗?为什么都不愿意回应我??


在王嘉尔失去意识之前,他的耳边响起了熟悉的警笛声和叫骂声,好吵好吵。


段宜恩他喜欢安静。


“你醒了?”当王嘉尔睁开眼睛,恢复意识的时候,第一个念头就是去看段宜恩伤的怎么样了。他刚要下床,就被段总制止了。


“段叔叔,我想去看看他。”王嘉尔着急地说着,即使身上还穿着病号服证明他也是一个病人。


“嘉嘉,宜恩他刚做完手术,需要安静。”段总说完,并没有想要把身子让开的意思,顿了顿又继续说,“我希望你可以离开这里,去别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。我知道你已经找到你妈妈了,但是你选择了隐瞒。你妈妈需要做手术我可以帮你,还有你爸爸欠的赌债我也可以一并还清。”


“段宜恩为你做的够多了,现在轮到你放过他了。”


“如果不是因为他太在乎你,他会以身试险吗?你们俩的事我也清楚,但是我觉得。”


“你们真的不合适。段宜恩,需要一个人更平凡的人生。”


“可是,我走了段宜恩怎么办?”王嘉尔忍住想哭的冲动,他知道他好像从跟段宜恩生活开始,就不断地给他制造麻烦,而今天这事的间接推动者,也是他。


“他不记得你了。有关于你们的一切,他都不记得了。”段总本来不想说,但是如果不说的话,王嘉尔一定不会死心的。


“醒来的时候我知道他肯定第一个要问你的情况,我就说了你没事,但是他却问我王嘉尔是谁?起初我有些讶异,但是我又跟他说了一些事,他也是没有任何印象。”


“我就去问医生这件事,医生说,可能是车祸导致的失忆,恢复的时间也是因人而异。”


“我不信。”王嘉尔一边说一边想跑去段宜恩的病房里,似乎只有重复着这三个字他不安的内心才能平静下来,才能告诉自己这是一场梦。


你知道那种不被人需要感觉吗? 世界上需要王嘉尔的那一个人,也好像消失了。


王嘉尔挣扎了一会儿,终于放弃去验证这个残酷的事实,心像装了铅块一样往下坠。他不敢放开撑着病床的手,因为下一秒他好像就要掉下来了。


“我可以再去看他一眼吗。”许久许久,王嘉尔才开口,似乎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这么费力。

段总看见王嘉尔惨白的一张小脸还是有点于心不忍,他没有回答,却往前走。


等到王嘉尔隔着窗户见到段宜恩的时候,他好不容易压抑住的泪水又往上翻腾。


“我知道了。”王嘉尔吸了吸鼻子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却没敢掉下来。往后可没有段宜恩安慰他了,他得改掉这个爱哭的坏习惯。


“我会安排好一切的。”


王嘉尔有点后悔,后悔在摩天轮上没有告诉段宜恩他的答案,后悔自己老是跟他闹变扭。他甚至舍不得眨眼,好像这样就能把段宜恩装进脑子,刻进心里。


以前他还能用一个个借口搪塞自己,找到父母的那一瞬间他居然是难过大过欢喜的,他还在想,呆在段宜恩身边的借口是不是又少了一个?


所以他选择了隐瞒,看着段宜恩尽心尽力地为自己寻找父母,又高兴又伤心,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坏蛋。


美梦总有要醒的一天,只是好像提前了一些就回到了现实的残酷。


王嘉尔隔着窗户静静地看着里面正在熟睡的段宜恩,美好的让人不忍打扰。或许他的存在对段宜恩来说,过于痛苦,所以大脑为了保护他,才将他的存在清除。


他掰着窗户的关节微微发白,可是再不甘心又能怎样呢,他什么都做不了。


...... 


从前有那么一个小孩,他从遇到你的那一天起,生命就照进了不同的色彩。他喜欢笑,喜欢阳光,喜欢芝士,喜欢哼着不着调的曲子,喜欢恶作剧之后看你无奈的笑。


他是知足的人,却在你身上变得贪心,贪恋你的一切,并且患得患失。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你房间看你有没有消失,总会有着奇奇怪怪的科学迷信,还热衷于模仿可爱的小动物。


他不是别人,他就是我。


所以,再见,段宜恩。

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TBC════════

评论(4)
热度(19)

© EW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