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食动物🐾

RETURN ☀

※纯属虚构,勿上升蒸煮

※OOC属于我,甜属于他俩。


下篇

“我要你知道,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永远等着你,无论是在什么时候,无论你在什么地方,反正你知道,总会有这么一个人的。”——《半生缘》


段宜恩是一名警察。


虽然他也很向往TVB里放的警匪片一样,腰里别着一把枪,与形形色色的犯人斗智斗勇,冲在打击犯罪的前线。但是这样的机会少之又少,作为警察的日常生活还是很枯燥无味的,即使是自己进了重案组。


当自己违背爸爸的心愿报考警校的时候,他就说过,既然这条路是自己选的以后就是再苦再累都不能跟他抱怨一个字。自从那次车祸之后,爸爸就对自己越发的纵容,以前他动不动就规划自己的人生,现在连自己从事警察的岗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
可是段宜恩经常做一个梦。有一个小男孩总是出现在他的梦里,怎么也看不清脸,每次当他靠近他的时候,这个梦就结束了。等睁开眼的时候,眼泪就莫名其妙地流了下来,打湿他的黑发。


段宜恩觉得很奇怪,问了所有的人他们都说不知道,每当他想的头疼欲裂时,妈妈就会及时过来抱住自己,告诫自己不许再想了。


越是神秘,段宜恩他就越好奇。但是除了脖子上一条很眼熟的项链,他什么线索都没有。


这天段宜恩照常在街上巡逻,刚想收工回去吃饭,突然想起同事小瑾拜托自己顺便去东华路拿蛋糕的事。要知道平时他从来不去东华路,一个是因为那片不是自己的管辖范围,二是因为自己懒。不过看在小瑾经常帮他代班的份上,就答应了。


“冬未临? 好像是这里欸。”段宜恩一个一个招牌看过去,终于找到了这家店。看着店里人山人海的场面,段宜恩终于相信了小瑾说的人气很旺,也庆幸自己只是来领蛋糕,而不是买蛋糕的。


“先生,这是您订的黑森林蛋糕。”


“欢迎下次光临。”


段宜恩刚才在等待的时候,就感觉天色有些变了。早上出门看天气时,说今天会有阵雨,他还不信,现在看着被乌云一点点侵蚀的天空,他有些后悔出门的时候忘记把他的雨伞带上....


“谢谢。”他道过谢之后,正想着等会儿回去路上会不会被雨淋,一出店门,迎面吹过来的风就夹杂了雨丝,颇有暴风雨前的温柔。


欸? 那里好像有一个书店,可以进去先避避雨然后再回去!


 段宜恩本来正发愁新换的衣服就要被淋湿了,却发现了马路对面有一家叫“RETURN”的书店,他趁着雨势还没完全变大,急忙跑了过去。


到了书店门口时,他下意识地脱下警帽挥了挥雨水,然后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。不得不说,这家书店的风格完全是他的取向。简约又不失复古,可以看出这店里的一砖一瓦主人都用了心思。虽然面积不大,藏书量很少,但是增添了几张小沙发和茶几,又让人有一种捧着一本书,在这里享受岁月静好的冲动。


段宜恩刚把蛋糕放在了离书架不远的茶几上,外面的雨就开始变大了,像一颗颗小弹珠敲打在书店的窗户上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
他逛了一圈发现,这里真是一个宝藏。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,完全就是量身定做啊。也不怪段宜恩自恋,因为几乎所有的作家都是他喜欢的,连漫画家也是。


段宜恩的嘴角在翻看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弯弯的弧度,直到他看到了一册单独放在小架子的漫画书,脸上的欣喜已经转换成不可思议的惊叹。


那是漫画家琦海早年的作品,在他还没创作出《秀禾》这部成名作之前,他还有一部不为人知的处女作叫《追昔》。而段宜恩很喜欢琦海,每部作品他都有,每个访谈节目他都看。琦海在一个栏目中透露,《追昔》是他最珍贵的作品,就算《秀禾》带给了他名气,但是《追昔》却给了他继续创作的力量和勇气。


可惜当时琦海并不出名,《追昔》的出版还是他本人自费,没有卖出几十本就停止销售了。此话一出,喜欢琦海的粉丝也想一睹《追昔》的芳容,但是由于拥有它的人太少了,以致于价格一直居高不下。


没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书店,居然会有这么厉害的镇店之宝。没有看错的话,漫画书封面上浅黑色的签名,应该就是琦海本人的签名了。段宜恩也寻找了《追昔》很久,但是每次他好不容易找到一本时,不是已经转归他人,就是持有者也是琦海的粉丝,无心出售。


今天算是幸运女神降临了,还得感谢小瑾。段宜恩小心地摸了摸书的封面,一个小人儿在夕阳下奔跑,追逐的是光阴,还是抓不住的美好呢?


他抱着这本书,准备去前台询问价格。虽然段宜恩知道这么珍贵的藏本店主是一定不会出售的,但是他还是想试一试。


“请问,这本《追昔》卖吗?”段宜恩说完后有点紧张,咬了咬嘴唇。前台是一位可爱的女生,一副青涩的模样大抵是学生来兼职吧。


“不好意思,这本书不卖的哦。因为怕损坏和丢失,只能在馆内观看。”欣瑜抱歉地笑了笑,这句话她已经听了无数遍了,可是最后对方无论开出多高的价格店长都会一一婉拒。


听店长说过,他是在等一个人。是什么人呢?欣瑜也很好奇这件事。


“可以让我见一下店长吗?我和他谈谈,价格不是问题。”段宜恩有些失望,但也是意料之中。他没有选择轻易地放弃,毕竟和《追昔》的相遇实在太不容易了。


“店长,又来了一位要买这本书的了。我跟客人说过是非卖品,但是他执意要见你。”欣瑜叹了口气,把段宜恩引到了书店后面的一个房间,跟背对着站在一旁的店长说了几句话之后,随即退了出去。


“你就是那个要买《追昔》的人吗?”王嘉尔把一本刚抽出来的书又放了回去,一边转身一边在脑袋里想好拒绝的说辞。


可是当他刚扬起那抹礼貌的假笑,缓缓转过身时,看到眼前人熟悉的面孔,让王嘉尔的笑容一点一点地凝固在脸上。他的身子靠在书架上,还在微微地颤抖,只看了段宜恩一眼,便不敢直视他的眼睛。


“恩。我找了它很久”


还是这么温暖的声线,就像是一颗炸弹,“轰”地把王嘉尔的防线炸掉。


“很久吗?”过了很久之后,王嘉尔机械地重复着段宜恩说过的话,头一直低着,仿佛一只突然故障的熊娃娃,不仔细听的话根本就没发现原来他是在说话。


“是的。”从刚才进门到现在,段宜恩就觉得一切都太怪异了。不仅是这家店,这本书,还有这个人,作为一名警察的直觉告诉他, 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


特别是这个店长,段宜恩紧蹙着眉毛,为什么一直不敢抬头看他?难道他长得很可怕吗?


“那就送给你好了。”王嘉尔的声音很轻,分量却很重。



“不是在开玩笑吧?送给我?......”这下段宜恩就更觉得奇怪了,他仔细地打量这位店长的长相,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,那么,他送给自己这本珍贵的书,理由是??


“嗯。所以你是不要吗?那就还回去,还有很多人等着看。”王嘉尔知道他说这句话一定会惹人怀疑,毕竟谁会对一个不相干的人做这种事??


但是段宜恩不是不相干的人呀,并且,这家店,这些书,都是为了他才出现的,所以他拿走属于自己的东西,一点都不奇怪。但是王嘉尔并没有想让段宜恩知道这些事,他现在不记得和自己的一切,说了就是等于平白无故地让他有负担。


那么,他一定不会再来的,因为这份感情怎么解释呢?只有一个答案,而这个答案太重。


“真的可以吗?难道,我们见过?或者是你是我哪个案件恰好帮助的人??”


“不是呀。这本书我向来不会答应任何交易的请求,因为我在等一个有缘人出现。今天看来,你似乎就是我要找的人。不过,要是你觉得不好意思,那就办一张我们店的会员卡吧,偶尔过来看看书。”王嘉尔微笑着回复他的疑惑,虽然这个解释自己也知道太牵强了。


可是机会就是这样转瞬即逝的,如果下一次,他不来了呢?那这份礼物就没有机会交到他手里了。


“行。怎么办?我也不太好意思欠别人这么大的人情。”段宜恩其实还是心里有点怀疑的,因为这份珍宝居然这么容易就到手了,现在捧在怀里,竟然有点不真实。


“给。”王嘉尔领着他到前台,打开了一个小抽屉,似乎里面有一张特别的会员卡,与其他银色的卡片都不一样。


填好需要的信息之后,段宜恩接过这张小小的磁卡在手心里把玩,他粗略地瞅了一眼卡面,上面刻着一朵烫金的红玫瑰,在光线的照射下, 似乎有一串日期。


应该是注册日期吧,不过居然连喜欢的花都有,这家小店会不会太合自己胃口了?段宜恩道过了谢,也没多留一会儿,提走茶几上的蛋糕和装书的礼品袋就走了。


“店长,他是不是你要等的那个人啊。”欣瑜从刚才就觉得店长很不对劲,先是把书免费给了那个人,然后还拿上那张特制的会员卡,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有八卦!!


“恩。但是他不知道我在等他,我没有说,也没打算说。”王嘉尔似乎在段宜恩走了之后才回过神,发现人已经不在了,他呆呆地望着门外,雨已经渐渐停了。


自那以后,段宜恩便经常到这家书店光顾,而关于之前那份珍贵礼物的缘由,自己更是一直很好奇,也就间接地对那位神秘的店长有了了解兴趣。


解决了自己人生的一大心愿之一,再怎么说,也得请人吃一顿饭不是?于是段宜恩弄来了他的联

系方式,可是次次邀约人都百般推脱,这让段宜恩很是苦恼,只能更频繁地去书店买几本小说,权当是薄礼了。


不过相处下来,他倒是觉得王嘉尔很可爱,他会在他来了的时候难掩欣喜,然后假装很自然地为自己准备小点心;他会在知道了自己喜欢看什么类型的小说后,一股脑地给自己推荐;他还会在自己不小心睡着了的时候,贴心地披上一张小毛毯。


那是即使掩饰过,但依旧是无微不至的关心。


如果王嘉尔不是男生,段宜恩几乎会怀疑对方是不是暗恋自己许久。那张笑脸,似乎早在很久以前就见识过它的明媚,眼睛弯弯的,像一泓清泉,嘴角顺带扬起,调皮的弧度。每一次他们的见面都似故友重逢,饶是以记忆力为傲的段宜恩,也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偏差。


从来没有人给过自己这种感觉。


“欣瑜吗?我今天可能去不了店里了.....  好像.....有点发烧,能请你帮我买点药送到我家吗?就是上次那个地址...”恰逢周末,段宜恩正准备去附近的星巴克小憩一下,一通不合时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
看来这个笨蛋是打错了电话。段宜恩望着通话记录上的联系人名字,不露痕迹地叹了口气,转身出门去了药店。在去的途中,他还不忘联系店里的座机,询问欣瑜这个糊涂鬼的地址,顺便粗略地交代了事情的经过。


当他到达王嘉尔家门口时,正思索是打电话让人过来开门还是按门铃比较合适时,就发现门居然没关,皱着眉头进去之后,段宜恩又重重地把门带上。


这家伙是怎样,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吗?他心里不由得犯嘀咕,还是大步朝敞开的卧室走去。印入眼帘的,是一张醒目的大床,上面淡黄色的被子拱起的弧度,证明里面有人存在。


段宜恩把被子轻轻掀开,只见王嘉尔的小脸有着病态的粉红色,用手去触碰额头,温度也是异常的滚烫,前额的刘海被冷汗打湿了,睡衣也湿透了七八分。从刚才来的时候段宜恩心里就莫名的烦躁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但是现在看到人一副病恹恹的样子,却什么火都浇灭了。


他放下装着药盒的透明袋子,去卫生间给人打了盆凉水,在喂了人吃过药,还给人艰难地换了套睡衣之后,用毛巾不断的擦拭王嘉尔的额头。


“段宜恩,你.....你怎么在这里?”王嘉尔的眼睛只睁开了一条缝,迷迷糊糊看到坐在床头的是段宜恩,断断续续地开了口。


“好了,不要问了。快睡,睡一觉病就好了。”本来刚才段宜恩还盯着人的睡脸出神,现在看到人有了一丝清醒不禁有些脸红。


“恩,也是,看来我...是在做梦了... 可是段宜恩,你知道吗....我已经很久....很久没有梦到你了,我好想你。”王嘉尔脑袋还是晕晕乎乎的,根本就没分清楚现实和梦境,似乎把段宜恩的出现当成了一场梦,说着说着,眼眶就开始泛红。


很久很久?段宜恩听到这句话,心里不由地咯噔一下,这个人,好像真的认识自己。


眼前的人还在闹着脾气,无论段宜恩怎么安慰,都不肯消停下来,自己的手腕也被王嘉尔紧紧的攥住。像是被蛊惑了一般,段宜恩弯腰亲了一下人的额头,仿佛一个沉睡魔咒,王嘉尔不闹了,只是眼睛闭上了,手还是不肯松开。


待到段宜恩亲完之后,自己都被吓了一跳,脑子却突然里闪过一个转瞬即逝的画面,有一个男孩躺在病床上,怎么哄都不肯入睡,为了让人安心,自己也亲了那人的额头。


那么这个男孩是谁呢?


头快要炸开了。


段宜恩越想就越疼,双手捂着自己的头,似乎神情中难掩痛苦,口袋里的电话又再一次响起,结束了段宜恩的回想。


“喂,段宜恩吗?我知道今天周末警局只留下值班人员受理案件,但是突发紧急案件了,重案组人手不够,赶紧过来警局,有要事商讨。”组长的话简洁有力,刚才平复下来的心情又紧张了起来,他应了几声随即准备去警局,临走前还帮床上已经睡熟的人盖好了被子。


会不会跟前两个星期的两起杀人案有关?段宜恩脑海里莫名地闪过这个想法,他揉了揉酸疼的太阳穴,右眼皮突然毫无征兆地开始跳动。


等到了警局的时候,会议室已经坐的满满当当,大家都神情严肃,一句话都不说。


“既然人都到齐了,那么我就开始说明案情了。”组长点了点头,开始操作手中的电子感应笔播放ppt。


“30号的下午的时候,警局受理了一件失踪案,报案人是一位三十多岁的母亲,说是自己女儿要外出,但是那天出门后就再也没见过她,觉得不对劲就跑来报案。这桩案件乍一听,只是普通的失踪案,但是在今早6点的时候,接到一位清洁工报案,说是十字路口出现了一具年轻女尸。经核实,这位女孩就是失踪案的主角。”


“尸检报告出来后,死亡时间大概在凌晨4 5点,而清洁工只不过恰好上班的时间比较早,才会发现尸体。死者是被凶手用绳索勒住脖子,呼吸不畅致死,死前挣扎剧烈,脖子上还有明显的勒痕。如果这只是一起简单的杀人案,我就不会把各位召集到这里。”


“据调查,凶手似乎很嚣张并且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,死者身上并未留下指纹,但是调出十字路口的监控可看出,凶手虽然戴着鸭舌帽和口罩,还是出镜了,而且比了一只小拇指之后,就用石头把监控摄像头砸坏。”


“案发现场留下了一个奇怪的图案,似乎是用特殊颜料弄上去的,并不好清洗。而上个星期,发生在晴坤街的一起杀人案,在巷子里凶手同样也留下了这个图案,当时我并没有注意,没想到这两期案子居然是连环杀人案!我已经派人去查十字路口附近的监控录像,看看能不能追踪到一些蛛丝马迹。 ”


什么?连环杀人案..... 段宜恩握着的钢笔“啪嗒”一声掉下了桌子,心里烦躁不已,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被残害,还是在我们的眼皮底下....


一时间重案组的成员们都议论纷纷,发布完任务之后,会议就结束了,组长再三叮嘱动作要快,因为现在凶手作案没有任何规律可循,为了阻止下一起悲剧的发生,必须将他绳之以法。


“组长,我可以再看看那个图案吗?”从刚才在ppt上看到这个图案,段宜恩就有种说不出来的眼熟,在得到许可之后,他又重新看了一遍。


一颗用小波浪组成的心,上面还写上了Q&H,不过被打上了红色的叉。这....不就是琦海工作室的图标吗?即使上面多了几笔涂鸦,但是依旧没有影响段宜恩这个铁杆书迷认出来。


“组长,我知道这个图标,这是琦海工作室的图标。他每一本漫画的书封都有这个标志,好像是拿来防伪用的。”段宜恩指着投影出来的图片向组长说明,在他认出来的那一刻,就隐隐感觉,这件事似乎跟琦海有关系。


“好,组里有你这么一个琦海的粉丝在,也算是有点贡献。我马上安排人去询问琦海本人,看看这件事跟他有没有关系。”组长说完刚要往外走,腰间的对讲机就响了起来,里面传出嘈杂的声音。


“组长,他好像之前去过一家书店。虽然当时他也做了伪装,但是这是离十字路口附近不远的书店,我猜想应该是他,装束跟凌晨见到的一模一样。”


“好,那家书店叫什么?”


“RETURN.”


“好,继续查监控,我让小段过去询问一下实况。”组长把对讲机重新别回腰间,“组长,那我不用跟程鹏出任务了吗?”刚才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他着实吃了一惊,不会这么巧,就是王嘉尔开的那家吧?


“不用,你现在去这个书店比较重要,看看有没有有价值的情报带回来。”


“好。”


待到段宜恩来到目的地之后,他望着书店门前的风铃顿时心里一沉。


“欣瑜,我问你个事,昨日值班的时候有没有一名可疑的男子来书店?”段宜恩驾轻就熟地推开玻璃门,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还是没办法改变这家书店确实跟凶手扯上了关系,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询问。


“段先生对不起哦,昨日我有事请假回去了,是店长在店里值班。”欣瑜看着段宜恩难得穿警服过来,还一脸严肃的样子,感觉到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,说话的时候难免有些紧张。


“好,我知道了,那能不能把你们店的监控调出来给我看一下?”


“这....”


“警方办案,希望你配合调查。我知道声誉对于一家书店来说很重要,但是这件事很重要,关乎到人命,我不会大肆宣传的,查完我该做的事我就走。”段宜恩后半句刻意压低了声音说话,因为从他进来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很引人注目了,如果在这个时候他大张旗鼓的亮出警察证,那么店里的客人一定就知道发生了什么,从而给书店造成不必要的损失。


“好,那请跟我来这里。”欣瑜看到了段宜恩衬衣口袋的半截警察证,交代了另一个店员一点事情,就带他走进了一间小房子。


调出昨晚的监控录像之后,也并不是一无所获。因为书店的摄像头摆设的角度问题,在收银台的方向可以看到顾客的正脸。大约在在10点左右,终于出现了一位身穿黑色皮衣,戴着口罩和鸭舌帽的男子,这应该就是嫌疑人进入书店的时间。


在嫌疑人拿着一本书准备结账的时候,段宜恩本想再放大图像看清楚嫌疑人的特征,奈何摄像画质有限,只能隐约看到唯一露出的一双眼睛旁,有一道明显的伤疤。


“谢谢配合,有必要我会再来取证的。”


按照这么说的话,那么王嘉尔肯定就是见过嫌疑人的目击者了,找个时间让他协助调查一下,说不定会有线索。段宜恩正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,准备回警局汇报情况,没想到迎面就碰到了穿着牛仔衣走路还有点晃悠的王嘉尔。


这人,不是早上才生病着吗?怎么又跑出来了.....


“段宜恩..我我听欣瑜说,你在办案,是不是需要我帮忙,啊?”似乎小家伙是跑过来的一样,气喘吁吁地扶着膝盖,说话都不连贯。


“是有一起案子需要处理,不过你怎么来的这么快?病好了?”段宜恩看着他还是有点虚弱的脸,眉毛又不经意地皱在了一起。


“你来店里的时候欣瑜就给我打电话了,毕竟我是店长呀,有警察来当然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是什么情况。”王嘉尔歇了一会儿,才直起身子,拉着人的手腕又重新进了店。


“就那个人啊,他每次都是周五来我们店,算是常客了。而且他每次来都戴着口罩,我有次好奇问他,他说是自己有疤,怕吓到人,我心里就觉得他挺可怜的。”王嘉尔在听了段宜恩冗长的陈诉之后,看了他手机里保存的相片,点了点头。


“可怜?他可是犯过两起命案的人,现在还不知道他会不会犯下第三起。在这之前,我们需要抓到他将他绳之以法。”看着王嘉尔一脸不相信,涉世未深的样子,他就有点生气,哪天这家伙被人拐走了怕不是还要帮人数钱....


“可是我觉得他不像是这种人啊,而且他好像还很喜欢《秀禾》这部漫画,一出新单行本,他就过来买,而且还喜欢跟琦海的粉丝交朋友。”


“因为我们书店跟琦海有合作关系,漫画什么的都是第一时间到货,其他书店都没有我们这么迅速,而且还有专门设置一个展台,给喜欢琦海的粉丝一个交友的平台,上面贴的便利签都是粉丝们留下的联系方式还有祝语。”


“他每次过来都去展台看看,我想喜欢琦海这么温暖的作家的人,怎么也跟杀人犯扯不上关系吧?是不是,你们搞错了?”王嘉尔看着从刚才他说这些到现在,段宜恩的脸色越来越阴沉,他小心翼翼地提出自己的疑问,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。


“这件事,跟琦海脱不了关系了。”段宜恩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模糊的判断,但是他真的不太想承认这个事实,可是所有的证据和说辞都指向他最喜欢的作家,琦海,他跟嫌疑人有着某种联系。


不论是那个图标,还是漫画,展台。


“调查妥当了吗?我们上午刚跟琦海本人取的联系,但是他说他什么也不知道,你赶紧回来,局里商讨下一步对策。”组长似乎是算准了他调查的时间,在段宜恩刚出书店不久,一通电话就拨了过来。


“我们现在整理一下资料,第一个疑点,为什么嫌疑人冒着被人目击的风险也要去买漫画书,还有他看展台有什么目的,跟琦海粉丝取的联系是他的计划之一?”


“组长,我调查过了,这两名死者生前都是琦海粉丝,而且还是那种狂热的境界。”


“好,我觉得这个不是巧合,如果他是要杀琦海粉丝,杀人动机是什么?”


图标,琦海粉丝,漫画书....


“我想起来了,琦海工作室为了别出心裁,每一部漫画书的图标是不一样的,所以,这个图标不是别的,就是《秀禾》的图标!!”似乎找了许久的线,终于穿过了针孔一样,段宜恩的话又给了案件一个新的方向。


“既然会在现场出现《秀禾》的图标,那这本书里肯定有什么玄机,段宜恩,你找找看家里的漫画书,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。”


........


漫长的会议终于结束后,段宜恩边走边想这桩案件究竟跟《秀禾》有什么关系。《秀禾》按类型来说的话,是一部优秀的推理侦探漫画,女主角拥有跟福尔摩斯一样的头脑,去解决一个个离奇的案件,还原事情的真相。


十字路口,死因勒死,女孩,手势,凌晨....


难道,是第十九案的《不会结束的黑夜》????


想到这里,段宜恩加快了速度跑回家里,一进家门,鞋子也来不及脱,就冲进书房找漫画书。他的目光飞速地在书架上浏览,然后定睛抽出了一本半成新的单行本。


《不会结束的黑夜》里凶手就是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骗到一个地方,将其用绳索杀害,然后抛尸在十字路口,临走时还对摄像头竖了小拇指,将摄像头用石头砸碎。


段宜恩合上漫画书突然心里慌慌的,有几滴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。


如果说这只是一个巧合,那么两个星期前的命案呢? 听组长说,死因是头部受到重创失血过多而死,受害者脸部还被划花了,尸体是在天台出现的,手里还握着伪造遗书。


失血过多,划花脸部,天台,遗书.....


十七案的《致命的情书》???段宜恩没有时间再思考,手指飞速地在书架上划过,随即抽出一本翻阅。《致命情书》里凶手也是将受害者骗到天台然后用石头将其砸伤致死,用带来的小刀把她脸部划花,将伪造遗书塞在她手上。


“啪嗒。”段宜恩在看完凶手作案的过程之后,一个走神,书没有支撑的力量掉落在了他的脚边。


是模仿漫画书杀人吗?为什么是秀禾?凶手目的是什么,难道纯粹只是为了出名?


这种程度段宜恩实在是觉得不能把它归类为巧合的范围了,他连忙打电话给组长,要求再让琦海本人配合调查一次。


实在是太蹊跷了。


第二天段宜恩和同事来到琦海家的时候,等了许久琦海才出现,一脸的愁容。


“我都说了我什么也不知道了啊,你们还来问什么?”琦海似乎很不耐烦,并不想跟命案扯上关系。


“抱歉,打扰您休息。但是事关人命,我们不得不谨慎一点,请问您认识这个吗?”虽然段宜恩去过很多次签售会,但是来到偶像家里还是头一回,而且还是在特殊情况。


“我..我不认识。”


“据我所知,这个是您《秀禾》的防伪图标,每一部漫画书您设计的图标都不一样。我说的对吗?”


“相似的图案多了去了,难道你们就因为一个图案就要怀疑别人吗?”


“好,那这两起命案和漫画书里的《致命情书》,《不会结束的黑夜》杀人手法完全一致又如何解释?我看过了,连当时伪造遗书的内容都是照着书里的仿抄一遍。”


“这总不会是巧合了吧?”段宜恩注意到从刚才他开始提问的时候,琦海旁边的助理神情就极度不自然,现在听到了这个消息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
“我说了我不知道。”


“老板,那那个威胁信呢?....”


“什么威胁信?琦作家,只有您说您知道的,我们才能帮助您,不然后果我想是您也不希望的。”段宜恩抓住了关键的句子,他总觉得琦海隐约知道点什么,但是却选择闭口不谈。


“叫你多嘴?恩...是这样的,就是有人时不时给我寄威胁信,你也知道,人红是非多嘛。”琦海转身瞪了一眼说错话的助理,似乎想把话题转移过去。


“威胁信的内容呢?”


“就是...就是一些骂人的呀,还能说啥,让我去死呗。”琦海脸色开始变了,可能并没有想到警方居然问的如此清楚。


“老板,他还说要杀你,让你身败名裂! 我也是为了我老板好,他不敢说是因为不信任你们警方,但是我觉得这件事绝对没这么简单。”这位助理看上去也才二十出头,整的就是一个热血青年,做事毛毛躁躁,看来结束谈话后估计要被炒了。


“你有跟什么人有仇吗?或者什么私人恩怨?”


“没有,我哪有什么私人恩怨啊?长官您别听那小子瞎说。要是说可能性最大,也就我一个同行,我现在出名了他就眼红,也想让我宣传宣传他的漫画,但是我不肯,我是看质量的啊,不能昧着良心给大众推荐一些垃圾是吧?也许那些威胁信就是他写的吧。”


“你同行?方便告诉我名字吗?”


“任秋。你不知道也很正常,过气嘛,漫画家没有新作品是很容易被时代淘汰的。”


.......


在结束询问后,琦海还强烈要求不能对外透露出杀人案和自己作品有关的事,会影响自己的销售,段宜恩表示警方不会随便对外透露案情的,他这才放心。


究竟那个琦海口中对的任秋,会不会是命案的凶手呢?临睡前,段宜恩带着这个疑问沉沉地跌入了梦乡。


不过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就一个星期的时间,有凶手模仿琦海漫画作案的事就闹得沸沸扬扬,即使警方完全不透露任何消息,那些八卦小道杂志,也总有办法弄到提高销量的热点新闻。


“喂,是警察局吗??有人要杀我!!我我是琦海,一开始我以为只是恶作剧,没想到....”今天轮到段宜恩值班,这段时间大家为了这个命案忙着焦头烂额,上级又施加压力让重案组一个星期内破掉此案,可是哪有这么简单,眼下连犯人的影子都没见着。


这不,经过昨天的通宵段宜恩同志刚想眯一会儿,警局的座机就响了,还带来一个让他睡意全无的消息。


赶到琦海家的时候,他一改之前不耐烦的态度,脸上夹着恐惧的表情,让助手拿来了一封匿名信。


“第二十四本单行本签售会举办的时候,就是你的死期。-Q”打开信封,里面只有这么短短的一句话,但是信息量却很大。


“你的这个签售会是在什么时候?”


“就在这周五,会在‘RETURN’举办签售会,因为我的工作室有跟他们书店合作,而且店长是我在孤儿院长大的朋友,一直以来我也很照顾他们家的活动。”


“但是,长官你们不要不相信这封信啊!!他绝对是有预谋的要来杀我,这这个Q一定是任秋那家伙!!你们快点逮捕他”也许人恐慌到一定程度,就会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别人,以平复自己内心的不安,琦海现在已经语无伦次了,仅仅一封信绝不会将他吓成这样,对信的内容坚信不疑,那么只能说明他心里有鬼。


“您先别激动,我们现在没有证据表明是任秋写的信,而且他还没开始行动,我们是无法逮捕他的。您跟他我想不止不帮他宣传作品这么简单吧?”段宜恩那双黑眸似有着摄人魂魄的力量,就这么直勾勾地望向琦海,似乎在寻找他的破绽。


“你快点打电话给那家店,我我们不办签售会了!!违约金多少都无所谓!”琦海根本没把段宜恩的问题放在心上,一心只想着如何摆脱困境。


“长官我之前没跟您说过,他肯定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!!因因为每次他杀了人都是在我单行本发行的那天,然后寄信给我,写着死了一个,又死了一个....我我不是故意隐瞒的,我之前并不知道这事儿跟凶杀案有关,只是以为是恶搞,后来找我协助调查的时候,我才发现,原来....”琦海的头渐渐低了下去,声音有着已经压抑了,但还是略微的颤抖。


第一起发生在10号,第二起发生在31号,都是周五,而且也都隔了两个星期...而琦海发布单行本确实是半个月一次,这个Q确实有极大的嫌疑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。


“对了,他给我的信上还画了当时你给我看的照片一样的图案,我我当时不想惹事...就没说我收到过,对不起...真的我太害怕了。其实之前我创作《秀禾》的时候任秋他想偷了我的作品拿去投稿,然后自己成名,但是失败了,后来官司也打输了,在这个圈里臭名昭彰,可能他觉得是我害得他身败名裂吧.....”琦海一边说一边给段宜恩他们看两封信,确实跟当时现场留下的图案是一致的。


“老板,我打了好久他电话没人接...”助理从阳台走下来,拿着手机指了指通话记录。


“那再继续打!”


如果这个Q就是凶手,那么签售会的机会他一定不会放过,也许这是抓住他的唯一机会。


“等等,琦海先生,如果您现在取消的话,粉丝们只会觉得您真的心中有鬼,即使我们警方没透露消息,想必您也看过电视报纸报道这些消息了吧?纸是包不住火的,如果他真的要杀您,您是拦不住的,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,如果把这次签售会好好利用起来,说不定就是抓住凶手的绝佳时机。作为一个漫画家,想必您肯定特别在意自己的名誉,如果成了那种随便爽约的作家,粉丝们又该如何去猜测您的真心?”


段宜恩诚恳又理性的话让琦海的决定动摇了几分,他挥了挥手,示意助理不要再继续拨打电话,而是将目光投向段宜恩,似乎在期待他讲出一个更好的方案。


......


在大致商讨过后,段宜恩他们离开了琦海家,路途中同事还在抱怨自己擅自就做了决定,也没跟组长商量。回到局里之后,果然组长了解情况后,一开口就是顿劈头盖脸的骂。


在开会一番争执之后,大致都是赞成这个方案的,因为毕竟人命关天,在不知道他下一个作案地点之前,这个签售会就是阻止下一个悲剧发生的唯一契机。


组长神色沉重地布置好了任务,并打电话给琦海通知相关事务。事毕,让大家先回去休息,这几天因为这件事忙的焦头烂额,休息不足,回家好好准备周五的行动。既然犯人猖狂到告诉受害人时间,那就一定不会在这个时间之前轻举妄动,因为欣赏猎物在临近死期前的垂死挣扎,比突然毫无预兆的让他死去,更有意思。


“喂,嘉嘉吗?这周五是不是要准备签售会的事,你要参加吗?”因为段宜恩跟王嘉尔比较熟的缘故,组长就让他跟书店协商一下本次行动,但是跟抓住歹徒相比,他更担心的是王嘉尔会不会受到伤害。


“恩,我作为店长当然得去啦。怎么了?是命案的事有进展了吗?”


“你可以不要去吗?”虽然心里早就知道他肯定会出席,但是还是自私地希望他不要受有一点损失。


“为啥呀?我不去不是很奇怪么?这么大的活动店长不出面”


“是这样的,就是我们现在大概确定了凶手是谁,而且他放话说就要在签售会当天把琦海给杀了,我们警方商量了对策,觉得这是个好机会逮捕他,就设了一个局。到时候现场会安插我们的人员,也会设置安检机器,如果他没来,是最好,如果他来了,我们也好采取措施。”


“这样我不就更得去了?我还见过他好几次呢,可比你们熟,我到时候就在琦海旁边,一有不对劲的人物出现我就给你们一个暗示,或者你们给我个信号器啥的。”


“我不是跟你说了吗,说明这很危险,你怎么还要去?”本以为搬出行动来,小家伙就会知道事情的危险性,哪知道他连自己要干什么就分配好了,简直体贴的让人生不了气。


“喂?在听吗?”电话那头突然一阵久久的沉默,段宜恩看了一眼屏幕才发现对方并没有挂断电话。


“段宜恩,这次我不会让你先走了。”


“我要陪着你,无论是什么时候。”


段宜恩段宜恩,你快点走啊!!你先去找你爸爸他们!! 模糊的记忆碎片似乎在脑海里不断的翻腾,刺的他的神经隐隐作痛,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。


电话挂断了,可是王嘉尔的话却一遍遍地重复在段宜恩的耳边,像是一个久违的承诺一样。


傻瓜,我才不会走。


.......


像是所有人期盼的那样,周五终于来了,一个正在编制的网,等待着该来的猎物出现。


跟入场的粉丝们解释了特殊时期的情况,安装了安检仪,她们也表示理解,十分地配合。藏在暗处的警方和乔装成工作人员的重案组,都已在原地待命。


王嘉尔捏着信号器的手心已经开始紧张地出汗。


当签售会正式开始的时候,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,琦海也不例外,一直不断地用纸巾擦拭自己的汗水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现场太热了,只有王嘉尔知道,这是冷汗。


活动接近尾声的时候,该来的人依旧没有出现,大家都稍微松了一口气,以为这次活动就要这么圆满结束了,王嘉尔却发现了最后一队粉丝的倒数几个人里,有一个戴着黑口罩的男人。


随着队伍的移动,他看的越来越清楚,和印象中一样锐利的眼睛,那道伤疤却用ok绷贴上了,往常的鸭舌帽也没有带,那头凌乱的头发也许跟本人的心情一样吧。


王嘉尔心中顿时警铃大作,但是他不敢轻易按信号器,万一是自己看错了呢,这样就造成了不必要的慌乱,给真正潜伏的凶手一个可趁之机。


那个可疑的男子向着队伍前段越来越近,在第二个的时候,王嘉尔终于看的真真切切,就是他!!那双悲愤的眼睛,见过一次,就忘不了了。


那时告诉自己,怕吓到别人的那种痛苦,是怎么掩饰都遮盖不住的!


他按下了口袋里的信号器,僵直着身体,等待嫌疑人和警方的下一步动作。


“琦海,还记得我吗?”


“这位粉丝不好意思,我办过很多次签售会,不可能记得所有人哦,不过你来很多次的话,我应该会有映象的。”琦海正微笑着签着名,抬起头看到对面的人时,笑容就像石膏一样,凝固在了脸上。


“不记得我?好,我让你想起来我是谁?”男子迅速地脱下了口罩扔在了地上,觉得琦海的脸色还不够惊喜,把眼边的特大号ok绷也拆了。

此时琦海已经吓得身子有些颤抖,但是他不敢轻举妄动,只是一直在喘气,说不出话来。


“现在记得了吗?!”在任秋后面排队的粉丝已经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,有些害怕地离了他一些距离。


“这位先生,如果您是来签售会参加活动的,我们欢迎,如果是来捣乱的,那么我们会请你出去!”当王嘉尔看到那条可怖的伤疤时,他整个人都懵了,那伤疤不像是被刀割的,倒像是什么液体给腐蚀的,那块皮肤呈现出黑黄色,在白天更是尤为吓人。他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跟对面那个可疑的人说话,如果现在重案组的人贸贸然地跑来,肯定会激怒他,然后做出下一步行动,而他身上有没有瞒过安检带过来的危险品,现在还不知道,只能自己挡在琦海的面前,拖延时间。


“好像出现可疑人物了,我们怎么办?”


“静观其变。”


从刚才王嘉尔发了信号的时候,段宜恩就想有所动作,但是组长一直制止他,不让他行动。


“砰!”


说时迟那时快,任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,由于穿的是哈伦裤,根本没发现任何异常,只是怎么过安检的就不知道了。他像是恨极了似的,往琦海的方向开了枪,可惜因为前面有人挡住他的视线,子弹偏了,打在了琦海的左胳膊。


枪声一响起,周遭就有了陆陆续续的尖叫声和逃跑声,任秋见没有击中琦海的头部,气急败坏地想再补一枪,面前的王嘉尔从刚才枪声的惊吓中回过神来,想夺过他手中的武器,不料自己却被反手扣住了脖子,想继续挣扎,任秋却拿着黑洞洞的枪口抵住了他的太阳穴,他才不敢再有所动作。


“都给我蹲下不准动!不然我就把这个人杀了!! 我告诉你琦海,今天就算我杀不了你,我也要让你赎罪!”


“给我听好了,你现在马上发条微博,告诉你的粉丝!你才是剽窃别人作品的人!!不然我就杀了他”


琦海捂着左臂受伤的地方,神情似乎十分痛苦,但是却迟迟没有照着歹徒的要求拿出手机。


“该死的,他在干嘛!! 快点照做啊”段宜恩看到王嘉尔被抓去当人质的时候,就恨不得冲上去一枪爆了他的头,但是现在他在歹徒手上,使不了枪的警察就像没有米就煮不了饭一样难办。


“他的命是不比你值钱,但是今天我知道你还叫了警察,还有你的粉丝,你要把你那张丑恶的嘴脸露出来吗?我让你写个事实怎么了,你还不愿意???”任秋的声音一句比一句大声,似乎这样歇斯底里才能体现出他现在有多么的愤怒。


他怎么知道今天还有警方?王嘉尔一边思考对策,飞速运转的大脑中抛出了一个疑问。


“我发我发,你别伤害他,,,”琦海费力地掏出手机,似乎真的是在编辑着什么,然后发送成功之后他颤抖地举起了屏幕给任秋看。


“好! 我今天来就没想过活着出去,我要你们所有人知道,我任秋,不是剽窃别人作品的人!!琦海,你昧着良心赚钱,你难道不怕遭报应吗?那年我二十四岁,我创作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本也是最后一本漫画,《秀禾》!! 它是我的心血,而你! 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对你根本就没有防备!! 你假借着要看看稿子的缘由,知道了我存放稿子在U盘里。”


“趁着另一次来我家的机会,你找机会把我灌醉,然后偷走U盘,并删光备份。以前我们俩穷困潦倒的时候,你是一个烤红薯都掰成两半给我吃的人,我的电脑密码也告诉你,对你毫无保留!!可你呢??你是怎么对我的?你拿着稿子去投稿,成名了之后把我扔的一干二净!! 我发现是你剽窃我的作品,我找律师打官司,官司当然是输了!! 我什么都没了,什么都没了!!”


“我在业界拜你所赐,因为官司输了所以臭名昭彰,连画插画都没人肯聘请我! 你的粉丝诬蔑我是个想红想疯了了的人,人肉我的地址姓名,在我出门的路上泼我硫酸!! 硫酸你知道吗?我那块恶心的疤痕,就是你可爱的粉丝造成的啊! ”


任秋的话无疑是给在座的各位扔下了一个重磅炸弹,段宜恩震惊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自己喜欢了这么久的作家,怎么会是一个这么卑鄙无耻的小人??


可是如果不是真的,任秋为什么要冒着坐牢的风险,也要用他自己的方式告诉众人,他,没有剽窃,他才是《秀禾》的作者....


显然王嘉尔也被真相刺激到了,故事的主人公琦海此时,却一言不发,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情。


“如果是真的我们可以帮你,你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情葬送了你的人生。”一个心灵上有破洞的犯人,也许听得进去劝告,他只是太绝望了,才会做出如此决绝的事情。


“帮我?在我杀了两个人的时候我就没想过回头了,我的人生?呵,它早在二十四岁就终结了,我受过的苦我也要让让我受苦的人尝尝是什么滋味!”


可惜王嘉尔错了,任秋已经被现实折磨的听不进去任何劝告,多余的话全都是阻碍他复仇的绊脚石。


“对不起。”一直沉默的琦海终于开口说话了,可是迟来的对不起就像过期的饮料一样,来不及了。


“琦海,如果这三个字能让我的人生倒退,能让本来一直希翼我娶她的女朋友回来,能让《秀禾》的作者写的是我,那我就原谅你。”


无法兑现的愿望,证明着此刻任秋内心的绝望在一点点加深,他没有因为这个道歉而感动地留下眼泪,这太假了,被扎的那么深的伤口,用ok绷就能好吗?


段宜恩不顾组长的反对从暗处跑了出来,躲在了一个造型物的后面,等,等,组长只会让自己不断地等,那王嘉尔的生命能等吗?任秋这么疯狂,万一一激动开枪杀了他呢?!


他仔细观察着任秋,终于找到了任秋拿着枪的手,伴随着激烈的讲话大幅度的做着动作的时候,他扣动了扳机,打向了他拿枪的手腕。


任秋显然有些惊慌失措,手一个脱力王嘉尔挣脱了,他还想用左手去捡地上的枪,段宜恩又朝他的膝盖打了一枪,这才阻止了他的动作。


见有了逮捕的空隙,一时间隐藏的警察都涌了出来,几个将任秋制服在地,用一双冰冷的手铐终结了他黑暗的人生。


“虽然逮捕了任秋,但是段宜恩你不听上级指令私自行动,回局里领罚!”


组长的话在身后响起,他根本没时间去敷衍,朝着王嘉尔躲起来的方向就冲了过去。


“段宜恩!”


段宜恩!!!


心底的声音和现实的声音重叠在一起,他紧紧抱住蹲在地上的王嘉尔,看着他因为害怕而微红的眼眶,心里就发酸。


妈妈说过,自己的东西写上名字就不会丢了。


段宜恩,这是我给你买的迟到的生日礼物,看,这个项链好看吧?


段宜恩,你别死啊!!


段宜恩,我不想离开你,我不走好不好?


.......


像是打破了玻璃存钱罐一样,即使手不小心被玻璃扎的都是血,却还是觉得痛快。无数的记忆瞬间涌了上来,像是要把他之前空白的片段全部补齐一样,脑子晕的发胀。


“王嘉尔,我找到你了。”



睁开眼睛后,段宜恩望着熟悉的天花板,挣扎地坐了起来,才发现自己在医院,脑子还有点难受。他刚想下床,小瑾带着粥就走了进来。


“组长不就是说让你受罚吗?至于吓得都晕过去了么?还睡到了第二天”


“王嘉尔呢?”段宜恩没有心情理会小瑾的玩笑话,现在恢复记忆的他只知道那次在医院里,他睁开眼就失去了王嘉尔却不自知,现在他只希望能抱抱他,哪怕他对自己生气也好。


“你说那个店长啊,我不知道,送你到医院之后,他守了你一整夜,早上我来的时候,他就不在这里了。”


“诶诶诶,你还穿着病号服想去哪啊”


........


刚走出病房,段宜恩正想打开手机拨王嘉尔的电话,却发现了一条他发来的短信,时间是早上7点。


“段宜恩,我觉得你应该是想起我了吧,那么我就是违反了跟叔叔的约定。我答应过不再见你的,我以为我可以忍一辈子,假装没有你,或许就不会那么想念。可是当我查出我也得了跟我妈一样的遗传病的时候,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没有再见到你,我居然就要死了啊。”


“我瞒着妈妈偷偷来到了你的城市,开了一家只属于你的书店,每天都希望下一秒进来的顾客就是你。我希望我们两个再相遇,事实上老天也给了我这个机会,我开始得寸进尺,我又希望你能想起我,哪怕一点点也行,段宜恩,我是不是太贪心了?在昨天被人用枪架着脖子的时候,我甚至厌恶我自己,居然又给你添麻烦了... ”


“这一次我们都平平安安,在听到你昏过去说的最后一句话时,我知道,我的愿望实现了。这是一个甜蜜又痛苦的伤口,昨晚我对着你的睡脸想了一整夜,我决定去做这个手术,哪怕成功的几率小的可怜。”


“如果还不离开,我怕我会舍不得你,我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勇气会全部消失。现在我大概已经在路上了吧,如果你敢跟我赌的话,赌我会回来的,那么你就在书店里等我,可能,时间会久一点,如果我不会回来的结果我没有想,因为我不信。”


“我爱你。”


这一次王嘉尔没有走,只是选择一个人去面对困难,而段宜恩能做的,不是去找他,而是相信他,并且等他。


.......


“关于著名漫画家琦海涉嫌剽窃的案件,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处理,据本人自首......”


正坐在椅子上听着电视里新闻的段宜恩,似乎眼皮一合上就睁不开了,作为代理店长的欣瑜都看不下去了,时不时地戳了戳跟座移动雕像一样的人。


“店长请你来不是让你睡觉的,你一个星期只能来几天就算了,一来就吓唬客人,你说说你....”


“别念了跟蚊子一样,让我睡会儿,昨天通宵处理警局事情呢。”段宜恩像是煞有其事一样用手往前面挥了挥,似乎真的有蚊子一样。


今天,也是一个讨厌的雨天呢。


“叮铃铃”玻璃门被推开,一个身穿透明雨衣的男生走了进来,把伞插在了伞筒里。


“您好,我跟你们这儿一个朋友打了一个赌,来赴约了,好像,叫段宜恩来着。”依旧是熟悉温暖的声线,把帽子摘下来之后露出了可爱的笑脸。


“找我,谁啊?”段宜恩费劲地把黏在一起的眼皮撕开,看到来人的脸之后,后面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,像是被什么堵塞了喉咙一样。
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
那句话就像一个开关一样,段宜恩的眼泪瞬间就冒了出来,似乎还有越冒越多的迹象。


今天,是喜欢上雨天的第一天。


欢迎回家。


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END════════

这一篇写了nnn久,很多梗很遗憾没写,留着下一篇,有什么bug各位看官见谅,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章,上篇也重修了一下一些地方,我们下一篇见啦。

评论
热度(17)

© EW | Powered by LOFTER